2008年9月22日 對我來說一個重要的日子
坐在飛機上
望著窗外 內心的起伏 非筆墨可以形容           

移民
對許多人來說 巴不得吧
對我 一個深愛台灣 深愛台灣各地民情風景的人來說
是痛苦的決策

當初
我為了小孩有一個快樂 輕鬆的童年
起碼看過水稻 看過牛 豬 看過許多美景 而不是水泥的大樓
我和蕃茄爸 遷居南投山城
我放棄台北位居敦化南路上大樓內的高薪
到了南投坐在工廠內做一個小會計
為的就是 小孩
全家在山城過了12年 簡單安居的日子
看著小孩逐年長大 以為會在此終老

誰知等了十多年的依親名額
居然來了通知    
讓我和蕃茄爸兩人 掙扎了許久
以我和蕃茄爸來說 我們的日子過的舒舒服服的
何必移民呢
何況在過幾年 蕃茄爸就可以退休了
人生五十開始 自由自在

可是一想到 蕃茄妹唸國中時
那美好的三年
居然是一早七點十分到校 唸到月亮都出來了          
比我蕃茄媽唸國中時還恐怖
三十年了 月換星移 不變的是 台灣的小孩 仍是揹著一個大書包
讓我想起我的國中 高中 共六年的慘澹生活
不堪回首


到此
仍是為了小孩
我和蕃茄爸 帶著蕃茄妹和弟弟 遠渡重洋 決定移民了   
有人會說
移民也不代表你的小孩 一定比人出人頭地
何況 美國現在失業率這麼高
沒錯
這些我們都知道
但我相信 你給小孩一個機會 就是給他一個發牌權
因為未來的世界是如何 其實是無法預測的

 

就像  黑人領袖 馬丁.路德.金恩博士曾說過的

"我們可以接受有限的失望,但是千萬不可失去無限的希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蕃茄媽 的頭像
蕃茄媽

胖胖媽の北加記

蕃茄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